回列表>>张居正《答湖广巡按朱谨吾辞建亭》

张居正《答湖广巡按朱谨吾辞建亭》

原文

沛沛①承示欲为不谷作三诏亭,以彰天眷,垂有永,意甚厚。但数处以来,建坊营作,损上储,劳乡民,日夜念之,寝食弗宁。今幸诸务已就,庶几疲民少得休息;£无端又兴此大役,是重困乡人,益吾不德也。
沛沛②且古之所称不朽者三,若夫恩宠之隆,阀阅之盛,乃流俗之所艳,非不朽之大业也。吾平生学在师心,不祈人知。不但一时之毁誉,不关于虑;即万世之是非,亦所弗计也,况欲侈恩席宠以夸耀流俗乎。使后世诚有知我者,则所为不朽,固自有在,岂藉建亭而后传乎?
沛沛③露台百金之费,中人十家之产,汉帝犹且惜之,况千金百家之产乎?当此岁饥民贫之时,计一金可活一人,千金当活千人矣!何为举百家之产,千人之命,弃之道旁,为官使往来游憩之所乎?
沛沛④且盛衰荣瘁,理之常也。时异势殊,陵谷迁变,高台倾,曲池平,虽吾宅第且不能守,何有于亭?数十年后,此不过十里铺前一接官亭耳,乌睹所谓“三诏”者乎?此举比之建坊表宅,尤为无益;已寄书敬修儿达意官府,即檄已行,工作已兴,亦必罢之。万望俯谅!
沛沛【注】①不谷:张居正自称。②不朽者三:古人以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


译文

沛沛①承蒙你表示想要替我建造三诏亭,来彰显上天的恩眷,使之流传到永远,感谢你那深厚的情意。只是从几个地方来看,建立牌坊建造房舍,损失了国家的储备,使乡民们劳累,对此我日夜思考,感到寝食不安。当今庆幸各项事务已经完成,希望疲惫的百姓稍稍能得到休养生息;却无缘无故地又大兴土木建造亭子这一大事,这是加重百姓的困难,我也不会感激的。
沛沛②再说古代人们所称赞的三不朽,就像恩宠的隆重,门第的高贵,这是人们羡慕的社会上流行的风俗,不是不朽的大事啊。我一生所学就在于以己意为师,不求别人知道。不仅一时的毁誉,不放在心里;即使是万世的是非,也毫不计较,更何况想凭借皇上的恩宠来向社会上流行的习俗夸耀。假使后代确实有人理解我,就成为不朽了,就以本来自有的面貌存在,难道要凭借建造三诏亭以后才流传吗?
沛沛③建造露台要耗费上百两银子,这相当于中产阶层十个家庭的资产,汉帝尚且珍惜它,何况是千两银子上百个家庭的资产呢?每当荒年百姓贫困时,算算一两银子可以救活一个人,千两银子可以救活上千人啊!为什么要拿上百个家庭的资产,上千个人的性命,丢弃在路边,成为官员使者来来往往的休憩的场所?
沛沛④再说兴盛衰亡荣耀忧伤,这是常理。时势不同,高山低谷的变迁,高台倾覆,曲池填平,即使是我的住宅尚且不能守住,要亭子有什么用?几十年后,这不过是十里铺前一个接待官员的亭子罢了,哪里看得出所说的“三诏”?这个建亭的行为比建造牌坊住宅,更加没有好处;我已寄了一封信,让我儿子敬修把这意思传达给官府。假如公文已经发出,工程建筑已经开始,也一定要停下。敬请原谅!



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