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列表>>《新五代史·张全义传》

《新五代史·张全义传》

原文

沛沛张全义,字国维,濮州临濮人也。少以田家子役于县令数困辱之全义因亡入黄巢贼中巢贼败事诸葛爽于河阳爽死事其子仲方仲方为孙儒所逐全义与李罕之分据河阳洛阳以附于梁二人相得甚欢,然罕之性贪暴,日以寇钞为事。全义勤俭,御军有法,督民耕殖。以故,罕之常乏食,而全义常有馀。罕之仰给全义,全义不能给,二人因有隙。后罕之奔晋,晋遣兵助罕之,围全义甚急。全义乞兵于梁,击败罕之于沇水,晋军解去。还为河南尹。全义德梁出己,由是尽心焉。是时,河南遭巢、儒兵火之后,城邑残破,户不满百,全义披荆棘,劝耕殖,躬载酒食,劳民畎亩之间。数年,人物完盛,民甚赖之。唐亡,全义事梁,太祖賜名宗奭。太祖猜忌,全义奉事益谨。尝有言全义于太祖者,太祖召全义,其意不测。全义妻储氏明敏有口辩,遽入见,厉声曰:“宗奭,种田叟尔!守河南三十年,开荒斫土,捃拾财赋,助陛下创业,今年齿衰朽,已无能为,而陛下疑之,何也?”太祖笑曰:“我无恶心,妪勿多言。”全义事梁,食邑至万三千户,封魏王。初,其弟全武及其家属为晋兵所得。及梁亡,庄宗入汴。全义自洛来朝,泥首待罪,庄宗劳之曰:“卿家弟侄,幸复相见。”全义俯伏感涕。年老不能进趋,遣人掖扶而登,宴犒尽欢,命皇子继岌、皇弟存纪等皆兄事之。初,庄宗灭梁,欲掘梁太祖墓,斫棺戮尸。全义以谓梁虽仇敌,今已屠灭其家,足以报怨,剖棺之戮,非王者以大度示天下也。庄宗以为然。同光四年,赵在礼反于魏,庄宗欲自将讨之,大臣皆谏以为不可,因言明宗可将。是时,明宗自镇州来朝,庄宗疑之,不欲遣也。群臣固请,不从;最后全义力以为言,庄宗乃从。已而明宗至魏果反,全义以忧卒,年七十五,谥曰忠肃。
沛沛(节选自《新五代史·张全义传》)


译文

沛沛张全义,字国维,濮州临濮人。年少时以农家子的身份在县里服役,县令多次让他陷入困窘中羞辱他,张全义因此而逃跑到黄巢军中。黄巢失败后,他到河阳投靠诸葛爽。诸葛爽死后,就侍奉其子诸葛仲方。诸葛仲方被孙儒驱逐,张全义与李罕之分别占据河阳、洛阳以归附于梁,二人相处得很好。然而李罕之性情贪婪暴虐,每天以劫掠百姓为能事。张全义勤劳节俭,治理军队有法度,督促百姓耕植。所以李罕之常常缺乏粮食,而张全义却常常有余粮。李罕之要依赖张全义供给粮食,张全义无法满足供应,二人因此有了嫌隙。后来李罕之奔逃到晋,晋派兵帮助李罕之,围攻张全义,情势很急迫。张全义向梁乞求救援,在梁军的帮助下,在沇水击败李罕之,晋军撤走。张全义还军担任河南尹。张全义感谢梁出兵救自己,因此对梁十分尽心。这时,河南遭黄巢、徐儒兵火洗劫之后,城邑残破,住户不满一百,张全义清除障碍,克服困难,鼓励耕植,亲自载着酒食,到田间地头慰劳百姓。几年之后,人口众多,物产富足,民众非常信赖他。后唐灭亡之后,张全义在梁任职,梁太祖赐名为宗奭。太祖性情猜疑,张全义侍奉更加谨慎。有人在太祖面前进谗言攻击张全义,太祖召张全义,其用意难以预测。张全义妻子储氏聪明敏锐能言善辩,立即进见,大声说:“宗奭是一个种田翁!守河南三十年,开荒种地,收集财货赋税,帮助陛下开创帝业,现在年老了,已经无所作为了,然而陛下却怀疑他,为什么呢?”太祖笑着说:“我无恶意,老太婆不要多说。”张全义在梁,食邑一万三千户,被封为魏王。当初,全义的弟弟全武及家人被晋兵俘获。到梁灭亡,庄宗进汴州,张全义从洛阳来朝见庄宗,顿首至地等待庄宗治罪,庄宗慰劳他说:“你们全家兄弟侄儿,有幸能再相见。”张全义俯伏感动得痛哭流涕。年老不能上殿,派人搀扶着登殿,皇上设宴犒劳非常高兴,皇上命皇子继岌、皇弟存纪等都要像对待兄长一样对待他。庄宗灭梁之初,想掘开梁太祖坟墓,开棺戮尸。张全义认为梁虽然是仇敌,现在已灭了他全家,足以报了仇怨,剖棺戮尸,不是王者以宽宏大度示天下的做法。庄宗认为很对。同光四年(926),赵在礼在魏谋反,庄宗想亲自率兵讨伐,大臣都劝谏认为不可以亲自前往,于是说明宗可以率兵去。那时,明宗从镇州来朝见,庄宗对他怀疑,不想派他去。群臣坚持请求让明宗出征,庄宗不同意;最后张全义尽力相劝,庄宗才答应了。不久,明宗到魏后果然谋反了,张全义因此事忧愁而死,时年七十五岁,谥号忠肃。



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