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层»枇杷
五月六日晴芮君节卞西仲诸友来泛蒲和韵仇远[元]

端午凄凉雨压城,忽然端六报新晴。
素衣尘暗行人老,绿树阴浓曙日明。
倦眼冥冥浑似雾,忧心悄悄只如酲。
枇杷荐酒犹堪醉,杏子微酸尚带生。

写怀寄吴下一二知己周砥[元]

朔风吹庭树,寒雨集杨园。
此时怀故旧,悽怆不可言。
忆向吴门道,挟书访遗老。
两公即相知,把袂日倾倒。
别来今几龄,白日不留停。
五见枇杷树,开花拂草亭。
相思乱心绪,摇摇无定处。
飘若天上云,随风忽东去。
知君卧紫烟,清真如晋贤。
手持玉麈尾,相对谈重玄。
我若不得志,岩居非本意。
宝匣剑空鸣,金尊日长醉。
吐气如长虹,古人敢追踪。
子云天禄阁,宋玉兰台宫。
奈何出门去,荆棘满中路。
当伺天□□,骑龙跃云雾。
君非知我深,何能说胸襟。
聊兹写情素,非为庄舄吟。

赴嘉州过城固县寻永安超禅师房岑参[唐]

满寺枇杷冬着花,老僧相见具袈裟。
汉王城北雪初霁,韩信台西日欲斜。
门外不须催五马,林中且听演三车。
岂料巴川多胜事,为君书此报京华。

寄蜀中薛涛校书王建[唐]

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
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

[]:在万里桥畔住着一位很有才华的歌妓,枇杷花环绕着她的住宅,在那枇杷花丛中,她闭门深居。像她那样有才华的女子,在今天已经很少了,即使那些能完全领略文学高妙意境的人,总也有点不如她。
[]:薛涛:唐代女诗人。字洪度。长安人,随父官于蜀,父死不得归,遂居于成都,为有名的乐妓。
校(jiào)书:即校书郎,古代掌校理典籍的官员。据说武元衡曾有奏请授涛为校书郎之议,一说系韦皋镇蜀时辟为此职。薛涛当时就以“女校书”广为人知。而“蜀人呼妓为校书,自涛始”(《唐才子传》)。
万里桥:在成都南。古时蜀人入吴,皆取道于此。三国时费祎奉使往吴,诸葛亮相送于此,费曰:“万里之路,始于此桥。”因此得名。
枇杷(pí pá):乔木名,果实亦曰枇杷。据《柳亭诗话》,这是与杜鹃花相似的一种花,产于骆谷,本名琵琶,后人不知,改为“枇杷”。
扫眉才子:泛指从古以来的女才子们。扫眉,画眉。《汉书·张敞传》载张敞为京兆尹,“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妩。有司以奏敞,上问之,对曰:‘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上爱其能,弗备责也。”
知多少:一作“于今少”。
管领春风:犹言独领风骚。春风,指春风词笔,风流文采。
[]:元稹有诗云:“锦江滑腻峨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言语偷巧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纷纷词客多停笔,个个公卿欲梦刀。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诗将薛涛比卓文君,然而就知名度与实际才学而言,薛涛实在文君之上。
王建这首寄赠之作,在众多献殷勤的赞美诗中,算是出色的一首。薛涛在成都居住,于城郊百花潭有别宅。“万里桥西宅,百花潭北庄”,这里原是诗圣杜甫居住过的地方。“万里桥边女校书”,开门见山,尊呼薛涛的身份,又点明地望,起笔庄重。据载,薛涛居蜀时好种菖蒲,此物难得开花结实。有时开花,则被古人视为一种祥瑞,如五色云,故元稹诗有“菖蒲花发五云高”之句。后居碧鸡坊,又别种枇杷。“枇杷花里闭门居”一句,意象清丽可人,人们可以通过杜鹃花开的情景来想象枇杷花开的繁盛美丽。女校书端居其中,飘飘然当俨若仙子。“闭门居”三字,不仅有雅静之韵,且有“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的意味,与后二句紧密关联。
如果说前两句在不动声色的叙述中已暗寓赞美之意,则后两句便是极其热情的颂扬了:“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扫眉才子”即活用张敞为妻画眉典故,那些从古以来的女才子们在诗中作为女主人公的陪衬。其实不仅是女才子比不上薛涛,当时倾慕薛涛的才子很多,到了所谓“个个公卿欲梦刀”的地步,这些男士们的才情,很少能超出薛涛。“管领春风总不如”,即元稹“纷纷词客多停笔”之意。这个评价看似溢美之辞,但也不全是恭维。薛涛不仅工诗,且擅书法,“其行书妙处,颇得王羲法。”因此,又以巧手慧心,发明了“薛涛笺”,韦庄有诗赞曰:“也知价重连城璧,一纸万金犹不惜。”在巴蜀文化史上,留下了一页佳话。
[]:清·宋长白《柳亭诗话》:“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谓薛涛也,因为名。
枇杷晚翠李昌祺[明]

江南有佳植,名列果品中。
仙郎乃独好,官舍亲培封。
亭亭异众卉,秀茂当严冬。
深绿冷逾茂,繁青寒更浓。
满树叶葱茜,阴森密成丛。
岁晏不改色,傲睨雪与风。
所以玩物者,爱比松柏同。
灌溉役舆隶,赋咏劳群公。
人物两奇特,永言播无穷。

春日寄题崔学士后渠书屋七首李梦阳[明]

赋笔多崔瑗,朋车愧吕安。
碧渠何日到,云树一春看。
南果枇杷活,西郊苜蓿宽。
觅君终系马,舣棹是何滩。

除夜孙蕡[明]

大地白雪似白沙,游子况复未归家。
寒云黯淡暗海曲,春风浩荡来天涯。
楚山卢橘渐舒叶,故园枇杷应着花。
未得乘船出江口,枯坐旅邸如春蛙。

初夏答友人欧大任[明]

辛夷花过客来稀,篱落萧然独掩扉。
梅雨欲晴收药去,柘烟初起买茶归。
林香山户枇杷熟,水腻池塘属玉肥。
别后沈郎腰更瘦,病来浑欲不胜衣。

林素园居士以诗僧见称却赋巨赞[清]

枇杷树下泪如绳,柳絮沾泥只自矜。
色见声求无一是,耻为人唤作诗僧。

无题徐嘉干[清]

凤凰枝上绿云深,甲煎香烧似水沉。
鹦鹉帘栊春盎盎,枇杷门巷昼阴阴。
三年有刺犹怀袖,一柱无弦欲碎琴。
风断罗浮残绮梦,缟衣隐约杳难寻。

往岁郑太夷丈居江南督幕赋枇杷诗绝爱之顷来大通督销局所见殊夥欲去乃题此林旭[清]

荒洲风物见枇杷,青实茸茸指有加。
欲傍小轩题晚翠,已成昨日忆天涯。

吴公绅索洞庭游稿赋此寄之汪琬[清]

平生爱山看不足,支颐远望西山麓。
今年身似不羁鹤,竟理飞帆挈行襆。
山中佳处推石公,俯视群峰皆婢仆。
怪奇自是惊心魂,秀丽真能扑眉目。
橘林璀灿步障锦,云峦宛转屏风绿。
天风不起镜流平,展尽生绡三百幅。
老僧知我非生人,炒栗煮茶频见肃。
枇杷花开雪满路,点缀衣巾犹馥馥。
危桥夭矫曲洞幽,别束行縢恣探逐。
洞里仙人不我瞋,遍启窗棂驱蝙蝠。
数堆石髓堪采吃,味美胜餐玄圃玉。
从今解笑嵇叔夜,俗骨尘缘无此福。
归来恍惚梦中游,欲记旋忘什五六。
明春约君共长往,拂石更题招隐曲。


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