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层»橙子
橙子四首刘子翚[宋]

尚怀细雨初移日,著子已见清霜潸。
绝怜面有贵人色,偶致吾侪樽俎间。

送刘生二首陶安[明]

蟹壮湖村橙子黄,秫田绕舍未全荒。
双亲住在姑溪上,却望青山是故乡。

湖上夜归陆游[宋]

满镜新霜奈老何,扁舟日日醉颜酡。
乐如逐兔牵黄犬,快似麾兵卷白波。
霜近菊花犹未见,雨馀橙子已堪搓。
湖桑小市人无数,争看山翁击楫歌。

霜夜三首陆游[宋]

梅花欲动梦魂狂,橙子闲搓指爪香。
莫怪草堂清到骨,一梳残月伴新霜。

橙子四首刘子翚[宋]

橙齑细缕风韵胜,我不痛饮那知音。
何如金丸走衾枕,三月梦游薝卜林。

又和橙子梅韵耶律楚材[元]

可笑人心自短长,谁知个事不囊藏。
化成橙子舌耽味,幻作梅英鼻觉香。
金卵似真随变灭,冰魂元假却芬芳。
唯心识破同根旨,何必临风再举扬。

朝盘二首周紫芝[宋]

江近秋深足鲙材,半青橙子带香开。
黄金鳞鬣丹砂尾,落纸看成白雪堆。

橙子四首刘子翚[宋]

花瓷泛蜜小剂供,极有痛快鏖邪功。
生枝滋味虽可口,流品故应甘下风。

浣溪沙 · 武康社日毛滂[宋]

碧户朱窗小洞房。玉醅新压嫩鹅黄。半青橙子可怜香。
风露满帘清似水,笙箫一片醉为乡。芙蓉绣冷夜初长。

橙子孔武仲[宋]

秋露凝浆细,朝阳入色深。
冰齑不须捣,恐碎袅蹄金。

止宿王山史山馆李振裕[清]

云中白鹤自高翔,有约冲寒到草堂。
法物依然藏汉魏,主人自在卧羲皇。
药苗入箸霏霏白,橙子垂枝的的黄。
绝似江南风味好,琴书一榻枕沧浪。

橙子曾巩[宋]

家林香橙有两树,根缠铁钮淩坡陀。
鲜明百数见秋实,错缀众叶倾霜柯。
翠羽流苏出天仗,黄金戏毬相荡摩。
入苞岂数橘柚贱,芼鼎始足盐梅和。
江湖苦遭俗眼慢,禁籞尚觉凡木多。
谁能出口献天子,一致大树淩沧波。

刘因[元]

潇湘千树暮林平,风露诗肠快一倾。
蜜恋金丝仍可意,香分绿蚁最关情。
洞庭春色元无恙,南国幽姿谩浊清。
惟办酒船千万斛,棹歌和月卷江声。

邹松滋寄苦竹泉橙曲莲子汤三首黄庭坚[宋]

新收千百秋莲菂,剥尽红衣捣玉霜。
不假参同成气味,跳珠碗里绿荷香。

橙纲范成大[宋]

尧舜方堪橘柚包,穹庐亦复使民劳。
华清荔子沾恩幸,一骑回时万骑骚。

邹松滋寄苦竹泉橙曲莲子汤三首黄庭坚[宋]

松滋县西竹林寺,苦竹林中甘井泉。
巴人漫说虾蟆培,试裹春芽来就煎。

赠刘景文苏轼[宋]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

[]:荷花凋谢连那擎雨的荷叶也枯萎了,只有那开败了菊花的花枝还傲寒斗霜。
一年中最好的景致你一定要记住,那就是在橙子金黄、橘子青绿的秋末冬初的时节啊。
[]:刘景文:刘季孙,字景文,工诗,时任两浙兵马都监,驻杭州。苏轼视他为国士,曾上表推荐,并以诗歌唱酬往来。
荷尽:荷花枯萎,残败凋谢。
擎:举,向上托。
雨盖:旧称雨伞,诗中比喻荷叶舒展的样子。
菊残:菊花凋谢。
犹:仍然。
傲霜:不怕霜动寒冷,坚强不屈。
君:原指古代君王,后泛指对男子的敬称,您。
须记:一定要记住。
正是:一作「最是」。
橙黄橘绿时:指橙子发黄、橘子将黄犹绿的时候,指农历秋末冬初。
[]:这首诗写的是初冬的景色。为了突出「橙黄橘绿,这一年中最好的景致,诗人先用高度概括的笔墨描绘了一幅残秋的图景:那曾经碧叶接天、红花映日的诸莲塘荷,现在早已翠减红衰,枯败的茎叶再也不能举起绿伞,遮挡风雨了;独立疏篱的残菊,虽然蒂有馀香,却亦枝无全叶,唯有那挺拔的枝幹鬥风傲霜,依然劲节。自然界千姿万态,一年之中,花开花落,可说是季季不同,月月有异。这里,诗人却只选择了荷与菊这两种分别在夏、秋独占胜场的花,写出它们的衰残,来衬托橙橘的岁寒之心。诗人的高明还在于,他不是简单地写出荷、菊花朵的凋零,而将描写的笔触伸向了荷叶和菊枝。这是因为,在百花中,「唯有绿荷红菡萏」,是「此花此叶长相映」的(李商隐《赠荷花》)。历来诗家咏荷,总少不了写叶:如杜甫《绝句漫兴九首》的「点溪荷叶叠清钱「、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的「留得枯荷听雨声」……由此看来,终荷花之一生,荷叶都是为之增姿,不可或缺的。苏轼深知此理,才用擎雨无盖表明荷败净尽,真可谓曲笔传神。同样,菊之所以被誉为霜下之杰,不仅因为它蕊寒香冷,姿怀贞秀,还因为它有挺拔劲节的枝干。花残了,杖还能傲霜独立,才能充分体现它孤标傲世的品格。诗人的观察可谓细致炙,诗人把握事物本质的能力亦可谓强。这两句字面相对,内容相连,是谓「流水对刀。「已无刀、「犹有」,一气呵成,写出二花之异。
可是,不论是先谢还是后凋,它们毕竟都过时了,不得不退出竞争,让位于生机盎然的初冬骄子──橙和橘。至此,诗人才满怀喜悦地提醒人们:请记住,一年中最美好的风光还是在「青黄杂糅,文章烂兮」(屈原《橘颂》)的初冬时节。这里橙橘并提,实则偏重于橘。从屈原的《橘颂》到张九龄的《感遇(江南有丹橘)》,橘树一直是诗人歌颂的「嘉树」,橘实则「可以荐嘉客」。橘树那「经冬犹绿林」、「自有岁寒心」的坚贞节操,岂止荷、菊不如,直欲与松柏媲美了。「菊残犹有傲霜枝」,后来就有人借用它比喻坚贞不屈的人。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曾将此诗与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一诗相提并论。两诗虽构思和描写手法相似,艺术工力悉敌,内容却以苏诗为胜。这是因为,韩诗虽也含有一定哲理,却仍只是一首单纯的写景诗;苏诗则不然,它融写景、咏物、赞人于一体,借物喻人,赞颂刘景文的品格和节操。韩诗所赞乃人人心目中皆中皆以为好的早春;苏诗却把那些「悲秋伤春」的诗人眼中最为萧条的初冬写得富有生意和诗意,于此也可见他旷达开朗、不同寻常的性情和胸襟。真是浅语遥情,耐人寻味。苏轼这首诗虽为赠刘景文而作,所咏却是初冬景物,了无一字涉及刘氏本人的道德文章。这似乎不是题中应有之义,但实际上,作者的高明之处正在于将对刘氏品格和节操的称颂,不着痕迹地糅合在对初冬景物的描写中。因为在作者看来,一年中最美好的风光,莫过于橙黄橘绿的初冬景色。而橘树和松柏一样,是最足以代表人的高尚品格和坚贞的节操。因此如果以情韵与理趣来看,苏诗却似略胜一筹于韩诗。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曲尽其妙。
爱新觉罗·弘历《唐宋诗醇》:浅语遥情。
张鸣:此诗浅语遥情,为传诵名篇。
刘士杰:首二句对仗工整,清丽隽永。后二句独出机,立意深刻。一般说来,一年好景无非春秋,诗人却偏说是初冬,可谓不同凡响,角度新颖。

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