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层»荔枝
过华清宫三首杜牧[唐]

【其一】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其二】
新丰绿树起黄埃,数骑渔阳探使回。
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
【其三】
万国笙歌醉太平,倚天楼殿月分明。
云中乱拍禄山舞,风过重峦下笑声。

[]:【其一】
在长安回头远望骊山宛如一堆堆锦绣,山顶上华清宫千重门依次打开。一骑驰来烟尘滚滚妃子欢心一笑,无人知道是南方送了荔枝鲜果来。
【其二】
绿树环绕的新丰一带不时可见黄尘四起,那是前往渔阳的探使返回。他们谎报军情,唐玄宗和杨贵妃仍旧沉溺于歌舞,直至安禄山起兵,中原残破。
【其三】
全国上下沉浸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骊山上宫殿楼阁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分明。安禄山拖着肥胖的身体翩翩作胡旋舞,引发了杨贵妃的笑声随风飘扬越过层层山峰。
[]:华淸宫:《元和郡县志》:「华淸宫在骊山上,开元十一年初置温泉宫。天宝六年改为华淸宫。又造长生殿,名为集灵台,以祀神也。」
绣成堆:骊山右侧有东绣岭,左侧有西绣岭。唐玄宗在岭上广种林木花卉,郁郁葱葱。
千门:形容山顶宫殿壮丽,门戸众多。
次第:依次。
红尘:这里指飞扬的尘土。
妃子:指杨贵妃。乐子正《杨太真外传》:上曰:「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词!」《新唐书·李贵妃传》:「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唐国史补》:「杨贵妃生于蜀,好食荔枝,南海所生,尤胜蜀者,故每岁飞驰以进。然方暑而熟,经宿则败,後人皆不知之。」按:此诗或为写意之作,意在讽刺玄宗宠妃之事,不可一一求诸史实。在唐代,岭南荔枝无法运到长安一带,故自苏東坡即言「此时荔枝自涪州致之,非岭南也」(《通鉴唐纪》注)。而荔枝成熟的季节,玄宗和贵妃必不在骊山。玄宗每年冬十月进驻华淸宫,次年春即回长安。《程氏考古编》亦辨其谬,近人陈寅恪亦复考证之。
[]:【其一】
本题共三首,是杜樊川经过骊山华淸宫时有感而作。华淸宫是唐玄宗开元十一年(西元七二三年)修建的行宫,唐玄宗和杨贵妃曾在那里寻欢作乐。後代有许多诗人写过以华淸宫为题的咏史诗,而杜樊川的这首绝句尤为精妙绝伦,脍炙人口。
此诗通过送荔枝这一典型事件,鞭挞了玄宗与杨贵妃骄奢淫逸的生活,有着以微见著的艺术效果,精妙绝伦,脍炙人口。
起句描写华淸宫所在地骊山的景色。诗人从长安「回望」的角度来写,犹如电影摄影师,在观众面前先展现一个广阔深远的骊山全景:林木葱茏,花草繁茂,宫殿楼阁耸立其间,宛如团团锦绣。「绣成堆」,既指骊山两旁的东绣岭、西绣岭,又是形容骊山的美不胜收,语意双关。
接着,场景向前推进,展现出山顶上那座雄伟壮观的行宫。平日紧闭的宫门忽然一道接着一道缓缓地打开了。接下来,又是两个特写镜头:宫外,一名专使骑着驿马风驰电掣般疾奔而来,身後扬起一团团红尘;宫内,妃子嫣然而笑了。几个镜头貌似互不相关,却都包蕴着诗人精心安排的悬念:「千门」因何而开?「一骑」为何而来?「妃子」又因何而笑?诗人故意不忙说出,直至紧张而神秘的气氛憋得读者非想知道不可时,才含蓄委婉地揭示谜底:「无人知是荔枝来。」「荔枝」两字,透出事情的原委。《新唐书·杨贵妃传》:「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明于此,那么前面的悬念顿然而释,那几个镜头便自然而然地联成一体了。
明·吴修龄《围炉诗话》说:「诗贵有含蓄不尽之意,尤以不著意见声色故事议论者为最上。」杜樊川这首诗的艺术魅力就在于含蓄、精深,诗不明白说出玄宗的荒淫好色,贵妃的恃宠而骄,而形象地用「一骑红尘」与「妃子笑」构成鲜明的对比,就收到了比直抒己见强烈得多的艺术效果。「妃子笑」三字颇有深意。春秋时周幽王为博妃子一笑,点燃烽火,导致国破身亡。读到这里时,读者是很容易联想到这个尽人皆知的故事。「无人知」三字也发人深思。其实「荔枝来」并非绝无人知,至少「妃子」知,「一骑」知,还有一个诗中没有点出的皇帝更是知道的。这样写,意在说明此事重大紧急,外人无由得知,这就不仅揭露了皇帝为讨宠妃欢心无所不为的荒唐,也与前面渲染的不寻常的气氛相呼应。全诗不用难字,不使典故,不事雕琢,朴素自然,寓意精深,含蓄有力,是唐人咏史绝句中的佳作。
【其二】
唐玄宗时,安禄山兼任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後伺机谋反,玄宗却对他十分宠信。皇太子和宰相杨国忠屡屡启奏,方派中使辅璆琳以赐柑为名去探听虚实。璆琳受安禄山厚赂,回来後盛赞他的忠心。玄宗轻信谎言,自此更加髙枕无忧,恣情享乐了。「新丰绿树起黄埃,数骑渔阳探使回」,正是描写探使从渔阳经由新丰飞马转回长安的情景。这探使身後扬起的滚滚黄尘,是迷人眼目的的烟幕,又象征着叛乱即将爆发的战争风云。
诗人从「安史之乱」的纷繁复杂的史事中,只摄取了「渔阳探使回」的一个场景,是颇具匠心的。它既揭露了安禄山的狡黠,又暴露了玄宗的糊涂,有「一石二鸟」的妙用。
如果说诗的前两句是表现了空间的转换,那么後两句「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则表现了时间的变化。前後四句所表现的内容本来是互相独立的,但经过诗人巧妙的剪接便使之具有互为因果的关系,暗示了两件事之间的内在联系。而从全篇来看,从「渔阳探使回」到「霓裳千峰上」,是以华淸宫来联结,衔接得很自然。这样写,不仅以极俭省的笔墨概括了一场重大的历史事变,更重要的是揭示出事变发生的原因,诗人的构思是很精巧的。
将强烈的讽刺意义以含蓄出之,尤其是「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两句,不着一字议论,便将玄宗的耽于享乐、执迷不悟刻画得淋漓尽致。说一曲霓裳可达「千峰」之上,而且竟能「舞破中原」,显然这是极度的夸张,是不可能的事,但这样写却并非不合情理。因为轻歌曼舞纵不能直接「破中原」,中原之破却实实在在是由统治者无尽无休的沉醉于歌舞造成。而且,非这样写不足以形容歌舞之盛,非如此夸张不能表现统治者醉生梦死的程度以及由此产生的国破家亡的严重後果。此外,这两句诗中「千峰上」同「下来」所构成的鲜明对照,力重千钧的「始」字的运用,都无不显示出诗人在遣词造句方面的深厚功力,有力地烘托了主题。正是深刻的思想内容与完美的表现手法,使之成为脍炙人口的名句。全诗到此戛然而止,更显得馀味无穷。
[]:【其一】
宋·胡元任《苕溪渔隐丛话》:《遁斋闲览》云:杜樊川《华淸宫》诗云:「长安回望绣成堆……」尤脍炙人口。据《唐纪》:明皇以十月幸骊山,至春即还宫,是未尝六月在骊山也。然荔枝盛暑方熟。词意虽美而失事实。
宋·谢叠山《注解选唐诗》:明皇天宝间,涪州贡荔枝,到长安,色香不变,贵妃乃喜。州县以邮传疾走称上意,人马僵毙,相望于道。「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形容走传之神速如飞,人不见其何物也。又见明皇致远物以悦妇人,穷人之力,绝人之命,有所不顾。如之何不亡?
明·髙漫士《增订评注唐诗正声》:郭云:「无人知」,写得忽然,又讽得婉。俗(首句下)。妙(末句下)。
明·敖东谷《唐诗绝句类选》:此赋当时女宠之盛,而今日凄凉之意于言外见之,太白「吴王美人」篇同意。
明·谢四溟《四溟诗话》:鲍防《杂感》诗曰:「五月荔支初破颜,朝离象郡夕函关。」此作托讽不露。杜樊川之《华淸宫》诗曰:「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二绝皆指一事,浅深自见。
明·鍾退谷、谭蓑翁《唐诗归》:钟云:可见可思。
明·周青羊《唐诗选脉会通评林》:陆时雍曰:似记事语。
淸·宋玉才《唐人万首绝句选评》:此因过华淸宫追思往事而作。末二句谓红尘劳攘,专奉内宠,感慨殊深。
淸·兪乐静《诗境浅说续编》:首二句赋本题,宫在骊山之上,楼台花木,布满一山,亦称绣岭,故首句言「绣成堆」也。後二句言回想当年,滚尘一骑西来,但见贵妃欢笑相迎,初不料为驰送荔枝,历数千里险道蚕丛,供美人之一粲也。
【其二】
淸·黄牧村《唐诗笺注》:「舞破中原始下来」,造句惊人,奇绝,痛绝!
淸·周咏棠《唐贤小三昧集续集》:语带诙谐,妙绝千古。
成都曲张籍[唐]

锦江近西烟水绿,新雨山头荔枝熟。
万里桥边多酒家,游人爱向谁家宿?

[]:锦江西面烟波浩瀚水碧绿,
雨后山坡上荔枝已经成熟。
城南万里桥边有许多酒家,
来游的人喜欢向谁家投宿?
[]:锦江:在四川省,流经成都。
烟水:雾霭迷蒙的水面。
万里桥:桥名,在成都城南。
爱向:爱戴归向。
[]:因为这诗不拘平仄,所以用标乐府体的“曲”字示之。
锦江,以江水清澄、濯锦鲜明而著称。它流经成都南郊,江南为郊野,江北为市区,江中有商船。地兼繁华、幽美之胜。诗的前两句展现诗人顺锦江西望时的美景。新雨初霁,在绿水烟波的背景下,山头岭畔,荔枝垂红,四野飘溢清香。那如画的景色十分诱人。这两句写眼前景,景中含情,韵味深长,如跳动的音符,悠扬的旋律,拨动了人们的心弦。
上面写郊野景色,后两句则是由于“桥”和“酒家”的跳入眼帘,逗引起人们对市井繁华情况的想象。桥下水入岷江流至宜宾,与金沙江合为长江,东流直达南京,唐时商贾往来,船只很多。“万里桥边多酒家,游人爱向谁家宿?”唐时酒家多留宿客人。读了这两句,使人由“万里桥”而想到远商近贾,商业兴盛,水陆繁忙;由“多酒家”想到游人往来,生意兴隆。最后说:游人呀,你究竟选择那一酒家留宿更称心如意呢?从这问人和自问的语气里,使人想到处处招待热情、家家朴实诚恳的风土人情和店店别具风味、各有诱人“闻香下马”的好酒。处处酒家好,反而不知留宿何处更好了。
张籍此诗,句句含景,景景有情,特别是后二句,近似口语,却意味深远,读后感到精警而又自然。诗人既善于抓住富于特征的一般景物,又善于抓住思绪中最闪光的一瞬间——“游人爱向谁家宿?”这样就能使一篇之朴,养一句之神;一句之灵,回一篇之运。这就是张籍“看似寻常最奇崛”之风格所在,也是诗作具有弦外音、味外味、使人神远的艺术魅力之所在。
[]:许宗元《中国词史》:张籍此诗,句句含景,景景有情。
续演雅十诗白珽[元]

八珍殽龙凤,此出龙凤外。
荔枝配江䖴,徒夸有风味。

送方给事中徐贲[元]

南风花满荔枝林,路出湖山百嶂深。
惟有白云长在眼,三千里远寄归心。

重寄荔枝与杨使君时闻杨使君欲种植故有落句之戏白居易[唐]

摘来正带凌晨露,寄去须凭下水船。
映我绯衫浑不见,对公银印最相鲜。
香连翠叶真堪画,红透青笼实可怜。
闻道万州方欲种,愁君得吃是何年。

题荔枝陶宗仪[元]

大唐置驿贡遐方,火齐虬珠裹蔗浆。
博得玉环才一笑,教坊曲奏荔枝香。

虚斋赠四明王道士张翥[元]

高斋闻在荔枝林,曲几方床宴坐深。
大道无形元寓器,至人于物不容心。
三山云气通寥泬,一室天光入照临。
我欲壶中收药去,石田瑶草共相寻。

到闽二首萨都剌[元]

朔雪蛮烟总备尝,白头才到荔枝乡。
浮云不阻怀贤意,得扫寒芜拜紫阳。

留别同年索士岩经历萨都剌[元]

欲落不落天上雪,欲去不去闽中人。红尘香暖荔枝国,白日醉卧芙蓉茵。
功名富贵傥来物,政事文章奚足珍。人生所贵在知己,四海相逢骨肉亲。
在知己,宁论千里与万里。志士鸡鸣中夜起,秋雨粼粼剑光紫。

萨都剌[元]

舍人楚楚好容仪,玉立清朝白玉墀。
紫袖窄衫花萼绕,黄金小带荔枝垂。
彩旗拂柳春班卷,宫漏穿花午仗移。
朝罢太平无事日,芙蓉叶上好题诗。

宴戎州杨使君东楼杜甫[唐]

胜绝惊身老,情忘发兴奇。
座从歌妓密,乐任主人为。
重碧拈春酒,轻红擘荔枝。
楼高欲愁思,横笛未休吹。

马嵬魏初[元]

春草坡前万马尘,麝香犹带荔枝新。
思量前日盘中舞,含笑君王是路人。

解闷十二首(其九)杜甫[唐]

先帝贵妃今寂寞,荔枝还复入长安。
炎方每续朱樱献,玉座应悲白露团。

茶荔谣熊鉌[元]

阳春播一气,着处成芳菲。
闽地本荒落,山川亦何奇。
嬴刘始为郡,望秩暨武夷。
通仕良鲜少,贡入还稀微。
晚唐得常公,文化今有遗。
国初归职方,况复兵革稀。
圣化溥涵育,生生浩无涯。
昭陵锐图治,四夷息鞭笞。
峨峨四谏官,日晏犹彤墀。
君谟起南服,感知无不为。
芹曝犹欲献,茶贡讵非宜。
草木贵多识,荔谱何伤而。
岂意成滥觞,岁献妨耕犁。
当年东坡老,作诗叹荔枝。
诗语似成谶,采茶武夷溪。
民力固甚惫,卉木且具腓。
士人作是事,兴言痛心脾。
闽溪何澍湃,闽山何嵚𡼭。
彼一草木秀,不惮勤航梯。
昌黎感二鸟,世道矧益漓。
我思全盛际,贤书连驲驰。
公卿项背望,仄席须谋惟。
十家九诗书,三年下芝泥。
宣靖名节著,炎绍勋业资。
乾淳道学称,人物世有之。
大雅日以丧,迂阔贻世讥。
茫茫宇宙内,此柄伊谁司。
后生无典刑,流风砭人肌。
皇天岂将老,伤哉相沦彝。
地气有旺歇,回斡应何迟。
百卉岁发荣,英杰生无时。
风气谅有开,久矣斯人疲。
武夷大隐山,自有百世师。
来哲倘可俟,拳拳留此诗。

送杜秀才归许浑[唐]

桂州南去与谁同,处处山连水自通。
两岸晓霞千里草,半帆斜日一江风。
瘴雨欲来枫树黑,火云初起荔枝红。
愁君路远销年月,莫滞三湘五岭中。

封太常陈翁八十王世贞[明]

圭组离尘格,烟霞见贵人。
绣盘鸂鶒旧,金蹙荔枝新。
鹤骨何妨瘦,霜毛已自鬒。
问年方梦猎,有子旧批鳞。
为恋舞衣乐,言辞补衮臣。
桃源如度索,琴水好垂纶。
歌妓青油舫,新篘白葛巾。
过从无约束,含鼓任天真。
一效庄生颂,看君比大椿。

闻伦穗石归诗以迓之王渐逵[明]

苦忆春曹伦穗石,三秋不见愁年华。
才夸海内怜闲扃,诗满江南识大家。
归来且食端午粽,别移惊见新园花。
更闻云谷荔枝熟,好栖越秀餐丹霞。

荔枝词三十首寄张子白杨鬯侯成鹫[明]

安居九夏足三冬,云影溪光紫翠重。
树下枯禅成法喜,碧纱笼又绛纱封。

荔枝词三十首寄张子白杨鬯侯成鹫[明]

赪霞红雨暗西江,饱食归来卧北窗。
午过空林喧鸟雀,馀香散入碧油幢。

荔枝词三十首寄张子白杨鬯侯成鹫[明]

攀枝投石笑群儿,活剥生吞不待时。
时过更愁零落尽,中间消息几人知。

荔枝词三十首寄张子白杨鬯侯成鹫[明]

何堪紫陌逐红尘,独抱冰心懒赠人。
若使桃花知此意,门前流水即迷津。

荔枝词三十首寄张子白杨鬯侯成鹫[明]

细嚼凝冰沁肺肝,人间五月有新寒。
何来褦襶门前客,赠与清凉散滞丹。

荔枝词三十首寄张子白杨鬯侯成鹫[明]

夏云如火煮仙砂,白雪黄芽罩绛纱。
僧老空林非所羡,碧天长日送流霞。

荔枝词三十首寄张子白杨鬯侯成鹫[明]

何须赤脚踏层冰,细嚼徐吞得未曾。
枝叶消归无用处,不妨还核与山僧。

荔枝树郑谷[唐]

二京曾见画图中,数本芳菲色不同。
孤棹今来巴徼外,一枝烟雨思无穷。
夜郎城近含香瘴,杜宇巢低起暝风。
肠断渝泸霜霰薄,不教叶似灞陵红。

东皋诗社王佐[明]

东皋诗社海南边,每到相思在眼前。
山屐踏残椰子雨,墅筵开趁荔枝天。
竹篱茅舍偏多景,短咏长吟又几联。
近日诗盟谁独步,徐陵孙子最豪颠。

长歌赠别高漫士赴召天京王恭[明]

故人垂钓沧浪矶,故人雄词天下稀。故人今辞𤠔鹤去,手持白璧登王畿。
白驹皎皎离空谷,振鹭飞飞出林木。晨劳睿想叹淩云,夕感宸衷梦操筑。
虽云耕种食为天,未许清时隐大贤。薜萝旧结山中赏,符印今看腰下悬。
知子过吴会,所遇多同声。为我道离别,相思但钟情。
五年顿隔浮丘面,昨日灯前梦中见。八口相随赴辟雍,一官又转陪同辇。
鲁筵记室久分簪,前度书来怅远心。几时走马山东去,汶水寒流兖树深。
当年共结渔樵伴,星离雨散肠堪断。千里沧波一片云,东飞玄鸟西飞雁。
忆昔相逢乐事偏,沧洲堂上酒如泉。题诗醉扫岩泉壁,枕籍山僧膝上眠。
此时欢乐应难再,屈指同心几人在。云壑风泉半是愁,碧空片月悬秋海。
白头樵子真堪笑,落拓何曾迈常调。握手频为倾盖欢,多情竟作分飞鸟。
闽州山水送离觞,荔枝垂花卢橘黄。輶轩欲发逢梅雨,祖道骊驹不堪驻。
待子东门供帐时,我乘款段沙头路。

荔枝张诩[明]

火龙精幻出金丹,大如鸡卵小粉团。色如十八学士醉后颜,味比细柳将军烈不酸。
佳名别号十七种,五月凉风满树殷。美人素手一擘破,恰如水晶落金盘。
翻思一骑红尘里,七日涪州来禁地。杨妃半醉沉香亭,粲然一笑启玉齿。
梁侯称柿张公梨,世间百果安及之。珍羞不及宗庙荐,至味徒为凡口滋。
卢橘杨梅三舍避,妖桃郁李翻见弃。根移瀛海岂侧生,种向炎荒非得地。
九龄一赋倡绝和,从此芳名遐迩播。子瞻平生知味人,南来日啖三百颗。
贤才遭际自有时,请看岭南荔枝果。

荔支梁以壮[明]

海角南风五月微,荔支沿岸夹村扉。
清含碧玉圆珠体,内著红绡外赤衣。
味似蜜深招鸟啄,气兼兰静逐蝉飞。
从来百果皆臣妾,龙眼为奴信不非。

谢生荔次友人邵宝[明]

有客传闽荔,怀君我更携。
时和成地胜,物论待人齐。
蜜荐连龙眼,尘封谢马蹄。
因思南极贡,航海复山梯。

荔支叹苏轼[宋]

十里一置飞尘灰,五里一堠兵火催。
颠阬仆谷相枕藉,知是荔支龙眼来。
飞车跨山鹘横海,风枝露叶如新采。
宫中美人一破颜,惊尘溅血流千载。
永元荔支来交州,天宝岁贡取之涪。
至今欲食林甫肉,无人举觞酹伯游。
我愿天公怜赤子,莫生尤物为疮痏。
雨顺风调百谷登,民不饥寒为上瑞。
君不见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笼加。
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
吾君所乏岂此物,致养口体何陋耶。
洛阳相君忠孝家,可怜亦进姚黄花。

[]:五里路、十里路设一驿站,运送荔枝的马匹,扬起满天灰尘,急如星火;
路旁坑谷中摔死的人交杂重叠,百姓都知道,这是荔枝龙眼经过。
飞快的车儿越过了重重高山,似隼鸟疾飞过海;到长安时,青枝绿叶,仿佛刚从树上摘采。
宫中美人高兴地咧嘴一笑,那扬起的尘土,那飞溅的鲜血,千载后仍令人难以忘怀。
永元年的荔枝来自交州,天宝年的荔枝来自涪州,人们到今天还恨不得生吃李林甫的肉,有谁把酒去祭奠唐伯游?
我只希望天公可怜可怜小百姓,不要生这样的尤物,成为人民的祸害。
只愿风调雨顺百谷丰收,人民免受饥寒就是最好的祥瑞。
你没见到武夷溪边名茶粟粒芽,前有丁谓,后有蔡襄,装笼加封进贡给官家?
争新买宠各出巧意,弄得今年斗品也成了贡茶。
我们的君主难道缺少这些东西?只知满足皇上口体欲望,是多么卑鄙恶劣!
可惜洛阳留守钱惟演是忠孝世家,也为邀宠进贡牡丹花!
[]:“十里一置飞尘灰,五里一堠(hòu)兵火催。”句:汉永元中交州进荔支龙眼,十里一置,五里一候,奔驰死亡,罹猛兽毒虫之害者无数。置,驿站;堠,古代瞭望敌情的土堡。
枕藉:纵横交错地躺在一起。
鹘(hú):鸷鸟名,即隼(sǔn)。
破颜:露出笑容。
永元:东汉和帝年号。
交州:交州,古地名。东汉时期,交州包括今越南北部和中部、中国广西和广东。东汉时治所在番禺(今中国广州)。
岁贡:古代诸侯或属国每年向朝廷进献礼品。
涪(fú):水名,在中国四川省中部,注入嘉陵江。
天宝岁贡取之涪:唐天宝中,盖取涪州荔支,自子午谷路进入。《新唐书·卷七十六·杨贵妃传》:“玄宗贵妃杨氏。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骑传送,走数千里,味未变至京师”。
举觞:举杯饮酒。
酹(lèi):把酒浇在地上;表示祭奠。
伯游:唐羌,字伯游,辟公府,补临武长,上书言状,和帝罢之。《后汉书·卷四·孝和孝殇帝纪·和帝纪》:“旧南海献龙眼、荔支,十里一置(驿站),五里一堠(瞭望堡),奔腾阻险,死者继路。时临武长(官)汝南(籍)唐羌,县接南海,乃上书陈状,帝下诏曰:‘远国珍羞,本以荐奉宗庙。苟有伤害,岂爱民之本。其勑太官,勿复受献。’由是遂省焉。”
赤子:人民。
尤物:珍贵的物品,指荔枝。
疮痏(chuāngwěi):祸害。
上瑞:最大的吉兆。
粟粒芽:武夷茶的上品。
前丁后蔡:指宋朝丁谓先任福建漕使,随后蔡襄继任此职,督造贡茶。为了博得皇上的欢心,争相斗品武夷茶,斗出最上等的茶叶,作为贡茶,献给皇上。
斗品:茶叶之精品。宋徽宗《大观茶论·采择》:“凡芽如雀舌谷粒者为斗品,一枪一旗为拣芽,一枪二旗为次之,馀斯为下。”
“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句:大小龙茶始于丁晋公,而成于蔡君谟。欧阳永叔闻君谟进小龙团,惊叹曰:君谟士人也,何至作此事!今年闽中监司乞进斗茶,许之。
致养口体:这里指满足口和腹的欲望。致养,原意是得到养育。
洛阳相君:指钱惟演,他曾任西京留守。他的父亲吴越王钱俶叙归降宋朝,宋太宗称之为“以忠孝而保社稷”,所以苏轼说钱惟演是“忠孝家”。
姚黄花:是牡丹的名贵品种。洛下贡花自钱惟演始。
[]:诗分三段,每段八句。第一段写古时进贡荔枝事。历史上把荔枝作为贡品,最著名的是汉和帝永元年间及唐玄宗天宝年间。“十里”四句,写汉和帝时,朝廷令交州进献荔枝,在短途内置驿站以便飞快地运送,使送荔枝的人累死摔死在路上的不计其数。“飞车”四句,写唐玄宗时令四川进献荔枝,派飞骑送来,到长安时,还是新鲜得如刚采下来一样,朝廷为了博杨贵妃开口一笑,不顾为此而死去多少人。这一段,抓住荔枝一日色变,二日香变,三日味变的特点,在运输要求快捷上做文章,指出朝廷为饱口福而草菅人命。这一点,杜牧《过华清宫绝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已作了描写,苏诗中“知是荔支龙眼来”、“宫中美人一破颜”句就是从杜牧诗中化出。但杜牧诗精警,苏诗用赋体,坐实了说,博大雄深,二者各有不同。
“永元”起八句是第二段,转入议论感慨。诗人以无比愤慨的心情,批判统治者的荒淫无耻,诛伐李林甫之类,媚上取宠,百姓恨之入骨,愿生吃其肉;感叹朝廷中少了像唐羌那样敢于直谏的名臣。于是,他想到,宁愿上天不要生出这类可口的珍品,使得百姓不堪负担,只要风调雨顺,人们能吃饱穿暖就行了。这段布局很巧,“永元”句总结第一段前四句汉贡荔枝事,“天宝”句总结后四句唐贡荔枝事,“至今”句就唐事发议论,“无人”句就汉事发议论,互为交叉,错合参差,然后用“我愿”四句作总束,承前启后。
“君不见”起八句是第三段,写近时事。由古时的奸臣,诗人想到了近时的奸臣;由古时戕害百姓的荔枝,诗人想到了近时戕害百姓的各种贡品。诗便进一步引申上述的感叹,举现实来证明,先说了武夷茶,又说了洛阳牡丹花。这段对统治者的鞭挞与第一、二段意旨相同,但由于说的是眼前事,所以批判得很有分寸。诗指责奸臣而不指责皇帝,是诗家为尊者讳的传统。就像杜甫《北征》“不闻夏殷衰,中自诛褒妲”,写安史之乱而为玄宗开释;李白《巴陵送贾舍人》“圣主恩深汉文帝,怜君不遣到长沙”,写才士被贬,反说皇帝大度。苏轼在这里用的也是这种“春秋笔法”,很显然,他不仅反对佞臣媚上,对皇帝接受佞臣的进贡,开上行下效之风,使百姓蒙受苦难,他也是十分不满的。这一段,如奇军突起,忽然完全撇开诗所吟咏的荔枝,杂取眼前事,随手挥洒,开拓广泛,且写得波折分明,令人应接不暇。而诗人胸中郁勃之气,一泻而出,出没开阖,极似杜诗。
全诗有叙有议,不为题囿,带有诗史的性质,因此清方东树等的赞誉。
[]:宋·黄彻《巩溪诗话·卷五》:补世之语,不能易也。
清·纪昀《苏文忠公诗集释粹·卷十五》:波澜壮阔,不嫌其露骨。
清·方东树《昭昧詹言》:章法变化,笔势腾挪,波澜壮阔,真太史公之文。
广州杂咏和刘主事子高徐贲[元]

绕门龙眼树森然,香蜡时来海外船。
木屧蒲葵已成俗,红蕉丹荔不论钱。

五羊食荔枝龙眼曾丰[宋]

素闻岭南风,今假岭南馆。
穷秋馀夏蒸,初腊借春暖。
披衣汗流衣,握简汗流简。
似登头痛山,而坐身热坂。
谁其善解纷,荔枝杂龙眼。
满盘随情堆,入手信意拣。
强餐饱为期,一澡得三浣。
疑吞玄冰丸,复咽飞雪散。
猗欤两清姿,南多北何罕。
天曾无全功,地固有偏产。
犹记初客闽,厌饫腹频坦。
一离馀十年,口与南味断。
渴者易为饮,志得而意满。
儿辈舌太饶,平章味长短。

荔枝范咸[清]

绛罗衫子雪肌肤,一种香甜绝胜酥。
消渴液寒青玉髓,脱囊盘走水晶珠。
阿环风味差堪拟,卢橘芳名亦少殊。
饱啖拚教烟爨绝,不辞人唤作狂奴。


[]:青玉髓:喻指美酒。
“脱囊盘走水晶珠”句:形容荔枝剥壳后滑入食盘的情景。
阿环风味:杨贵妃的风采。
差堪拟:略可比拟。
卢橘:枇杷。有时也指金橘,但金橘与荔枝口味不同。
少殊:差得不多。
饱啖(dàn):饱食。
拚(pàn)教:豁出去,甘愿。
烟爨(cuàn):烧火煮饭。此句指作者终日饱食荔枝,以致无需烧火做饭。
狂奴:狂放不羁的人,作者也是在以此自嘲对荔枝的疯狂着迷。

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