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层»霜降
秋晚登楼望南江入始兴郡路张九龄[唐]

潦收沙衍出,霜降天宇晶。
伏槛一长眺,津途多远情。
思来江山外,望尽烟云生。
滔滔不自辨,役役且何成。
我来飒衰鬓,孰云飘华缨。
枥马苦踡跼,笼禽念遐征。
岁阴向晼晚,日夕空屏营。
物生贵得性,身累由近名。
内顾觉今是,追叹何时平。

[]:路上的积水减少,沙滩露出,霜降天空之晶。
趴在栏杆远望,道路有深情。
想来江山之外,看尽烟云发生。
朝中事情多半无能为力,劳苦不息而不见成功。
我年老而疏白的鬓发飘在清凉风中,谁说那是仕宦者的彩色冠缨。
拴在槽上的马受束缚,蜷曲无法伸直,不自由的笼中鸟想念远行。
年底临近傍晚(年将老),日夜白白地彷徨。
事物可贵之处是合其情性,身心劳累的原因是喜好追求功名。
内心自省:挂冠辞官是正确做法,追溯往事叹何时公平。
[]:诗名含义:秋天的晚上,张九龄登上一座高楼,望见泛滥的南江淹没始兴郡的道路。
南江:罗定江古称泷水,又叫泷江、南江,是广东十大河流之一。南朝齐时(479~502),罗定江曾称为“南江”,置有“南江督护”。清范端昂将其与西江、北江、东江并列为“广东四江”:“西江水源最长,北江次之,东江又次之,南江独短”。清屈大均说:“西江一道吞南北,南北双江总作西”,也是将泷水称作南江。又“‘南江’,《刘注》:‘当指赣江。’,不知何据。我以为当指浈江。”
始兴郡:《郡县释名》广东卷:始兴“县西十里有塔岭,始兴之水出焉。郡县以此名”。始兴是粤北第一古郡,自古著称为“古之福地”。三国吴永安六年(公元263年)春,析南野县南乡地设置始兴县,“始兴”一名始此,有1700多年历史,古人以“此地兴旺,周而复始”而命名为始兴。甘露元年(公元265年)冬,进以桂阳南部置始兴郡,始兴县隶属始兴郡。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属广州总管府。唐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分广州曲江等地置韶州,改始兴郡为韶州,隶岭南道。始兴县属之。
潦(lǎo):雨水大。
沙衍:水中有沙者曰沙衍。《堇天子传》天子乃遂东征,南绝沙衍。
天宇:指上下四方整个空间。
伏:身体前倾靠在物体上。
槛(jiàn):读音为,栏干,栏板。
眺(tiào):远望。
津:《说文》:“水渡也。”指渡口。
途:道路。
津涂:道路。张九龄《自豫章南还江上做》:“津途别有趣,况乃濯吾缨。”。唐·李行言《秋晚度废关》:“物色来无限,津途去不迷。”
远情:犹深情。唐·杜甫《西阁雨望》诗:“菊蕊凄疏放,松林驻远情。”
江山:江河和山岭,多用来指国家或国家的政权。
烟云:烟霭云雾,也比喻变化消失的事物。
滔滔:比喻言行或其他事物连续不断,形容大水奔流貌:白浪滔滔。
役役:劳苦不息貌。有所求而不止曰役役。《庄子·齐物论》:“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宋·梅尧臣《依韵奉和永叔感兴》之四:“秋虫至微物,役役网自织。”清·刘献廷《广阳杂记》卷三:“今之读书学道者,皆卤莽灭裂以从事,何怪乎役役终身而无所得也。”铁生《敬告我汉族大军人书》:“役役焉执干戈卫他人社稷,已不免贻笑全球,况又杀同胞之光复军者乎!”
飒:风声,清凉的样子。
衰鬓:年老而疏白的鬓发。多指暮年。唐·卢纶《长安春望》诗:“谁念为儒逢世难,独将衰鬓客秦关。”宋·陆游《感怀》诗:“老抱遗书隐故山,镜中衰鬓似霜菅。”
孰:谁
云:说
华缨:彩色的冠缨。古代仕宦者的冠带。《文选·鲍照》:“仕子彯华缨,游客竦轻辔。”李善注:“《七启》曰:‘华组之缨。’”宋·龚鼎臣《东原录》:“纸尾勤勤问姓名,禁林依旧玷华缨,莫惊书録称臣向,便是当年刘更生。”明·高启《青丘子歌》:“不慙被宽褐,不羡垂华缨。”
枥(lì)马:拴在马槽上的马。多喻受束缚,不自由者。唐·白居易《续古诗》之三:“枥马非不肥,所苦长絷维。”明·刘基《北上感怀》诗:“倦鸟思一枝,枥马志千里。”清·陈维崧《贺新郎·读汉书李陵传七用前韵》词:“循发更衣闻绪语,起听悲鸣枥马。”参见“枥骥”。
踡跼(quán jú):,蜷曲或弯曲不伸的样子。
笼禽:笼子中的鸟。比喻不自由之身。
遐征:远行;远游。
岁阴:岁暮,年底。
向:对着,朝着。近,临:~晚。秋天漠漠~昏黑。
晼晚:太阳偏西,日将暮。《楚辞·九辩》:“白日晼晚其将入兮,明月销铄而减毁。”朱熹集注:“晼晚,景昳也。”年将老;老年时期。指时令晚。
日夕:近黄昏时;傍晚。又日夜之意。晋·陶渊明《饮酒》:“山气日夕佳。”
空:徒然,平白地。
屏营(bīng yíng):也作“屏盈”,彷徨。出处:《国语。吴语》:“王亲独行,屏营仿偟于山林之中,三日乃见其涓人畴。”李白《献从叔当涂宰阳冰》诗:“长叹即归路,临川空屏营。”
得性:《诗·小雅·鱼藻》“鱼在在藻”毛传:“鱼以依蒲藻为得其性。”后以“得性”谓合其情性。
由:原因,缘由。
近名:好名;追求名誉。《庄子·养生主》:“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唐韩愈《除崔群户部侍郎制》:“清而容物,善不近名。”明李贽《杂述·征途与共后语》:“余老矣,死在旦夕,犹不免近名之累。”
内顾:回头看。内心自省。
觉:醒悟:
今是:现在是对的,过去是错的。指认识过去的错误。
追叹:谓追溯往事而感叹。汉·蔡邕《陈太丘碑文》:“河南尹种府君,临郡追叹功德。”《三国志·吴志·薛莹传》:“建衡三年,皓追叹莹父综遗文,且命莹继作。”清·柯悟迟《漏网喁鱼集·同治元年》:“然而事已至此,不遑追叹。”
何时平:什么时候太平;怎样承平。何时:表示疑问。平:安定。时平:时世承平。南朝·梁简文帝《南郊颂》序:“尘清世晏,仓兕无用其武功;运谧时平,鵷鹭咸修其文德。”宋·刘克庄《贺新郎·郡宴和韵》词:“但得时平鱼稻熟,这腐儒,不用青精饭。”
[]:辞官是一种令人无奈和回味的经历。诗人此时写的诗,其名称中有“秋”、“晚”等凄凉的词语,诗的前两句也有积水和霜降等寒凉的意象。这些为诗定下了忧伤的调子。
第三、四句,诗人提到“津途多远情”,其含义有二:一是作者马上就回到家,对家乡有思念盼望之情;二是回望过去经历,有些不舍,留下深情。第五六句,作者借景物描写,隐喻为官的经历:“江山之外,看尽烟云”。第七、八句,描写很多的事情诗人都无力解决,慨叹一生劳苦不息而不见成功。第九、十句,写诗人在凉风中,年老而疏白的鬓发飘扬,有人称赞张九龄做了贵官,而张九龄却不以为然。他认为自己是被拴在槽上受束缚的马,无法行动,又像笼中的鸟,没有自由却向往远游行,而此时年纪老了,个人却只剩下莫名的彷徨。
末四句,诗人认为,做人做事一定要依据事物本来的情性,身心十分劳累的原因是追求功名。诗人醒悟以往的经历,有很多做错的事,又肯定了辞官的做法。诗人当前关心的是何时天下太平。从诗句中可以见到:诗人仍然关心天下大事。
诗人能从秀丽山川中看到更深邃的精神内涵,抛却了赤裸裸的实用性、功利性的目光。
泊舟盱眙常建[唐]

泊舟淮水次,霜降夕流清。
夜久潮侵岸,天寒月近城。
平沙依雁宿,候馆听鸡鸣。
乡国云霄外,谁堪羁旅情。


[]:泊舟盱眙:此诗又见於韦建集。盱眙,县名,在今江苏。
睢水:睢河。明铜活字本作淮水。
候馆:驿馆。
羁旅:《左传》:“羁旅之臣。” 杜预注:羁,寄;旅,客也。
送李翥游江外岑参[唐]

相识应十载,见君只一官。
家贫禄尚薄,霜降衣仍单。
惆怅秋草死,萧条芳岁阑。
且寻沧洲路,遥指吴云端。
匹马关塞远,孤舟江海宽。
夜眠楚烟湿,晓饭湖山寒。
砧净红鲙落,袖香朱橘团。
帆前见禹庙,枕底闻严滩。
便获赏心趣,岂歌行路难。
青门须醉别,少为解征鞍。

赋得九月尽元稹[唐]

霜降三旬后,蓂馀一叶秋。
玄阴迎落日,凉魄尽残钩。
半夜灰移琯,明朝帝御裘。
潘安过今夕,休咏赋中愁。

玩止水白居易[唐]

动者乐流水,静者乐止水。
利物不如流,鉴形不如止。
凄清早霜降,淅沥微风起。
中面红叶开,四隅绿萍委。
广狭八九丈,湾环有涯涘。
浅深三四尺,洞彻无表里。
净分鹤翘足,澄见鱼掉尾。
迎眸洗眼尘,隔胸荡心滓。
定将禅不别,明与诚相似。
清能律贪夫,淡可交君子。
岂唯空狎玩,亦取相伦拟。
欲识静者心,心源只如此。

岁晚白居易[唐]

霜降水返壑,风落木归山。
冉冉岁将宴,物皆复本源。
何此南迁客,五年独未还。
命屯分已定,日久心弥安。
亦尝心与口,静念私自言。
去国固非乐,归乡未必欢。
何须自生苦,舍易求其难。

霜降日砍脍作三首邓云霄[明]

持竿坐石本忘机,笑尔溪鱼自献肥。
丝卷银鳞秋水冷,刀裁玉片晓霜飞。
挥杯遥酹青腰女,罢酌寒添白袷衣。
漫道莼鲈动乡思,宦游今见几人归?

潞河发舟林光[明]

尘埃清一雨,屈指问程期。
水急船流滑,天空鸟去迟。
寒催霜降节,兴负菊花诗。
拂袖翻然意,沙鸥恐未知。

过夏国新安县耶律楚材[元]

昔年今日度松关,车马崎岖行路难。
瀚海潮喷千浪白,天山风吼万林丹。
气当霜降十分爽,月比中秋一倍寒。
回首三秋如一梦,梦中不觉到新安。


下载手机版